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用户名: 密码:
  首 页 | 爱心缘起 | 章程守则 | 众志成城 | 财务公示 | 捐助功德 | 媒体聚焦 | 视频在线 | 表格下载 | 志愿者管理部 | 财务管理部
  外宣通联部 | 组织策划部 | 信息采访部 | 摄影记录部 | 政法咨询部 | 心理咨询部 | 网站技术部 | 后期审核部 | 联系我们
活动公告
·4月7日五夫老街活动报名帖
·3月8日“关爱妇女”活动报名帖
·征火车站“暖心坐垫”活动志愿者
·八周年年会年会报名啦
·4月16日黄家埠、富盛两地活动报名帖
众志成城
·今天我们陪史军过生日
·长篇报告文学《点亮一盏灯》征订意向问
·第二次免费集市活动综述
·夏家埠陈埠两村活动随记
·“暖心坐垫”暖旅客
爱心单位
·绍兴市上虞心诚电器有限公司
·上虞区华扬印制有限公司
·沥海老百姓大药房
·浙江金盾消防有限公司
·上虞区捌零影视工作室
众志成城 首页 >> 众志成城 >> 详细内容   
2018元旦,第一声问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元旦,第一声问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再访藕浦竺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乃禾/文


    元旦有霜有雾有霾,更有这几天度假归来的温暖阳光。
    我受董老师委托,在我回老家时顺道看望慰问上次走访过的藕浦竺国兴家,礼品和资助清单已在几天前装到我车子了。
    只能我独个儿去了,连自家先生都分身无术无法去看望他自己的老爹,我想另外的朋友也就不去邀约了。好在,那地儿真的好找,去过一次,是不会再错走的。
     9:30左右,车子在“金牛”下的村停车场里停好,我电话汪阿姨(竺国兴的娘),说我已经到了,让她出来帮我提一下东西。
    就在我从车后备箱里一件件往外移动物品时,汪大娘来到了我车子边。“噶许多东西啊?各式各样都有……”她拽过卷筒纸,又看看有八宝粥,就放下,“重的我拎”要把卷筒纸换给我,我说    “我可以,没事的”她就又抓过牛奶,双手胳膊肘一弯,用那种“熊抱”式。
    “人客来在啊?”弄堂门口有几个在聊天晒太阳,其中还有个端着饭碗的,问。
    “来看伢国兴个。”汪阿姨回道,没有停下来。
    进得门去,小屋依然是干净整洁的,我们把东西放桌上,“噶满一桌子,真当好。”她转身说要倒茶,我赶紧劝阻。我把那2017的挂历从墙上拿下,换上日历——那天,董老师要我送的是团队的挂历,我说老人家可能还是觉得这样的日历好,字大,“还可以看日子” ,说这样的日历朋友送了我几本,我可以送一本过去。挂好后,我撕下第一页,说今天元旦,以后每天撕一张。“这本好,伢么,过一日算一日。”我笑了起来,“谁还能够有噶好呗啊,过一日算两天。”汪阿姨也居然附和着我笑了笑。
    电话里我问及竺国兴是否在家时,汪阿姨说刚刚3天前住院回来,前天晚上吵了整整一个夜头,昨天也吵,说他日当夜,夜当日,早起不肯爬起来,懒觉要睡到半早上。我正要问国兴还睡着时,国兴倒从里间出来了,对我笑笑,我说:“你好”汪阿姨说,伊听勿见个,一边向我解释:“伊刚刚在屋里放水。”“放水?”我正要问出口,看到他手里拎两袋子出去,眼光顺着他走到道地里,那鸭棚边上,这样的袋子有一堆了。
    我把我们团队收到的专项捐助清单给汪阿姨,并向她要银行卡卡号,她递过来一本农村信用合作银行(农商银行)的,说就是在拿低保的,问行不行,我说应该可以的。我用手机拍卡号,可能这个“照片”动作,牵起了汪阿姨的泪腺,她不时地去看挂着的照相框,说话都不流畅了——
    “伢孙子——伢孙子——”
    “孙子昨天来看过你了?”我以为是。
    “哪里啊,会来看我,是好在……”阿姨眼泪的龙头拧开了,眼泪滴落,她忍了一下,又似乎不吐龙头是关不紧的,吸了下鼻子,摇一摇头,“罪过人啊,个小人不会走出来。”
    “不会走出来?哪个几?”我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以为有不测。
    “不会走出来,”汪阿姨又重复了几句,再用她自己的手指指自己的脑袋,“抑郁症……”      我惊恐地无言,等着她的下文。
     原来,这孙子遭受父亲因病离世的打击,还没有调整好,几年里,个子长到一米八几了,年纪新年已经十七(还是十八)了,可一直还停留在十四岁里,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……
    “没去医院看看?”
    “哪个会不去的呢?大医院去看过,也请不少医生上门去看,可伊就是理都不理,要么话一句‘烦’或‘滚’。唉,伊外公也生病走了。真不晓得,这户人家哪个做得落起。”汪阿姨指着相框,给我讲照片里的孙子。“换作谁能相信,噶聪明个人现在会这个样子,连初中都没毕业……”
     确实令人唏嘘不已。冥冥中,似乎真有什么掌控着一切,咱凡人想不明白。
     我问起竺大伯呢,汪阿姨说去做小工了,有啥办法呢。我说太阳噶好,坐门口曝太阳去,顺便搬了一把椅子出去,可这国兴倒一屁股抢着坐落,样子真当令人发笑。
    我说要回自己老家去了,下次会顺道弯进来看她,汪阿姨抖抖地不知说什么好,送我到台门口,才问我:“侬笋干菜要不要?”我笑着说家里有的,“要么老白酒舀壶起?”我笑笑,“不用了,真的,谢谢,家里没人喝酒。”老人家就搓搓手,跟着我一道走出来,我没让她留步,想到她上次说过,她很少走出去,那么,今天就不妨让她多走几步。
    “当即走哉啊?”弄堂口有人问。
    “伊要到龙浦起个,伊娘家是龙浦。”汪阿姨替我回答了,我笑笑往前走,汪阿姨停下来跟那个人聊。我坐进车里,发动车子,刚要倒车,她快走几步,来到我车边。我停住,摇下车窗,跟她再见。她退到一边去,看着我倒好车,向我挥手:“车子慢慢开”。我开上了堤塘路,往下看,她还在目送着我,全身沐浴着新年第一天和煦的阳光,我倒宁愿她这样多站一会,暖和暖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1月1日


 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点亮一盏灯爱心服务社 版权所有
地址:绍兴市上虞区百官街道文化路98号 电话:13235853822
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2018515号-1 公安备案号: 浙公网安备 33060402000713号